首頁 > 公司新聞 > 媒體報道 >

【證券時報】對接資管新規 業界呼籲允許信托設立分支機構

時間: 字号:

随着資管新規等政策的推出,信托行業形勢急劇變化,一些久遠的法律法規成為束縛行業發展的掣肘。

近日,除了銀保監會信托部主任賴秀福呼籲全國人大盡快啟動信托法的修訂工作,業内不少人士也在呼籲統一監管标準,構建公平競争環境。

3月7日,證券時報·信托百佬彙記者獲得全國政協委員、魯信集團總經理相開進關于《放開信托公司設立分支機構 更好服務社會民生》的提案。曾任山東信托董事長的相開進,呼籲給信托公司“松綁”,允許信托公司在各地設立分支機構。

促進公平競争

“建議在資管新規大框架下統籌一緻性監管标準,促進金融機構間有序公平競争。”相開進表示。

在主要資管行業内,銀行、保險及券商等機構均可設立分支機構在全國展業,信托公司是唯一能夠全國展業、卻不允許設立分支機構的金融機構。

2018年4月,《關于規範金融機構資産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簡稱“資管新規”)發布實施。統一監管規則、營造共同市場基礎和公平競争環境,是資管新規的基本初衷。

信托公司不得在外地設立分支機構,源于2007年施行的《信托公司管理辦法》規定,“未經銀監會批準,信托公司不得設立或變相設立分支機構”。

相開進認為,信托公司異地業務團隊無法以分支機構名義展業,影響信托的認知度和社會形象,同時在行政管理和人員管理方面也帶來諸多不便和潛在風險。

“現有的團隊制異地展業模式與監管制度安排對接不暢,異地團隊的設立無需屬地監管部門核準且不受其監管。”相開進表示,同一區域内不同公司的業務團隊監管尺度不統一,也不利于金融監管部門全面掌握本地金融機構的經營情況。

“現在資管新規之後的監管思路,除了加強風險防控,還有一個出發點就是拉平規則,讓各種金融業态在同一個起跑線上競争。”華中某信托公司綜合部總經理對記者表示。

相開進稱,放開信托公司設立分支機構,一方面便于信托公司的高效管理和監管部門的統一監管,構建公平的競争環境;另一方面,信托公司能夠更為準确獲取交易對手信息和融資需求,便于在盡調展業、投後管理、風險處置等方面提高效率,有效防範金融風險。

行業已發生根本性變化

信托不允許設立分支機構,有其特定的曆史背景。

相開進分析,首先,當時信托公司的經營模式與現在存在較大差異,主要通過财政注資和發行債券的方式獲取資金,資金用于本地的基礎設施建設,在剝離證券業務之後,信托公司基本沒有異地展業的需求。

其次,當時信托公司監管的法律法規和配套基礎建設匮乏,監管部門無法對信托公司進行有效監管。

最後,部分信托公司經營尚不規範,若放開分支機構設立可能引發不可控的金融風險。

不過,相開進表示,目前上述監管擔憂的情況都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行業内信托主業突出明确,業務模式已完全市場化。

同時,信托業制度規範和基礎設施建設日漸完善,支持信托業發展的“一體三翼”架構全面建成,形成了以監管部門為監管主體,行業自律、市場約束、安全保障為補充的多層次、多維度的信托業風險防控體系,信托公司不再是管不住的“壞孩子”。

因此,相開進表示,設立信托分支機構的條件已經成熟,建議在政策設計上考慮允許信托公司設立分支機構。

資深信托研究員袁吉偉認為,從現有監管政策看,理财子公司等資管機構都是在滿足一定監管要求下可以設立分支機構,未來可以考慮針對信托公司設立分支機構建立行政許可要求,針對滿足監管要求的信托公司允許其設立分支機構。

有利于信托業轉型發展

“設立分支機構,有助于發揮信托直接、靈活、定制化配金融資源的優勢,并與銀行信貸供給等傳統金融形成互補,更好地将社會資金引入實體經濟領域。”相開進表示。

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信托行業管理的信托資産規模23萬億元,僅次于銀行業,位列第二大金融門類。在信托資金配置領域中,投向工商企業的比重始終排在首位。

袁吉偉表示,開展異地分支機構建設有利于信托公司本地化運作,适當進行授權開展業務經營,不過,設立分支機構對于信托公司自身内部管理水平也會有更高要求。

相開進認為,信托公司不僅在商事領域大有可為,在家族财富傳承、養老金、企業年金、公用事業資金管理、商業預收款管理等民事及社會服務領域,服務型信托幾乎無處不在。

因此,允許信托公司設立分支機構,有利于發揮信托獨特的社會服務職能,實現私人财富管理保值增值,提高社會運營效率,增進社會福利。

不過,華中某信托公司綜合部總經理對記者表示,允許設立法人子公司和異地展業也需要信托公司本身資本金進一步補足,因為其資本背景遠遠無法與銀行和證券相比。